南都訊 記者李能忠 見習記者鄺蔚丹 拆還是不拆?近日,花都區秀全大道40號之二的檔主畢暫菊不知所措,她的商鋪不在地鐵九號線花城路站的徵地拆遷紅線範圍內,卻在12月6日收到陌生電話要求拆遷,而補償價格遠遠低於市場價。
  秀全大道40號之二是一棟8層高的商住宅,一樓為畢暫菊於1988年左右購入的商鋪,面積為54 .81㎡,因接近花都北站,目前對外租金每月約2萬餘元。畢暫菊說,這是一家人的收入來源,而且要用來養活一個左腿殘疾的兒子。
  12月6日,一男子在電話中自稱劉工,是地鐵九號線花城路站徵地拆遷辦工作人員,特地通知畢暫菊的鋪面屬於徵地拆遷範圍,需要拆遷。而原來的租戶合同到期後,也因此擔心拆遷而不敢續約。
  畢暫菊說,當時工作人員提出的補償標準是9 .6萬元/㎡,如果加上各種獎勵,可以達到11 .5萬元/㎡左右。但是,這一標準遠遠低於當地的市場價23 .7萬元/㎡。而且,更讓畢暫菊不解的是,她托人從相關部門找到規劃圖紙,卻發現自己的商鋪根本不在紅線範圍內,自己也從未收到相關部門的拆遷書面通知。
  畢暫菊說,拆遷辦工作人員當時的解釋是因地鐵施工,樓上住戶反映天花板會掉灰,所以要求拆遷。畢暫菊還發現,工作人員提出的補償方案和紅線範圍內的也不一樣,紅線範圍內的商鋪達到每平方米20多萬元。
  對此,畢暫菊認為,自己的兒子腿腳不便,而且補償方案不合理,所以希望政府能按原來的商鋪面積進行回遷,而不是直接趕人走,“回遷面積多了,我們可以補錢”。但這一要求未獲同意。
  九號線徵地拆遷辦公室的一份文件顯示,紅線內確實不包括40號之二,而且業主既可選擇貨幣補償,也可以選擇房屋產權調換。不過,南都記者隨後來到拆遷現場辦公室,一名工作人員卻稱40號之二不用拆遷,而且自己連這塊地方在哪都不知道,致電劉工同樣說不在紅線範圍不會拆。莫非有人趁機搞鬼?”畢暫菊擔心,生怕有人借修地鐵低價拆遷,然後在此開發商業大樓斂財。
  回應
  花都區相關部門:
  屬於拆遷範圍享受紅線內同等待遇
  針對畢暫菊提出的問題,花都區相關部門回應稱,根據市規劃局《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》(穗規地證[2012]254號)及規劃紅線圖,花城路站涉及徵拆秀全大道40號樓大部分房屋,畢暫菊權屬的秀全大道40號之二商鋪屬該幢房屋紅線範圍外。由於市地鐵公司提出該幢房屋屬整體結構,無法分離拆遷。考慮該幢房屋整體安全性,根據區政府地鐵會議精神,秀全大道40號樓紅線外房屋一併納入地鐵徵拆範圍。
  該負責人稱,根據區政府審議通過《廣州市軌道交通九號線花都段項目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方案》,商鋪房屋按照評估加獎勵給予補償。畢暫菊與紅線內被征收人享受同等待遇,不存在補償價格偏低情況。房屋所有權人如對補償方案異議,可共同委托具有房地產評估資質的評估公司進行評估補償,征收補償過程堅持公平、公正,充分尊重權利人的意見,依法合理補償。此外,根據區規劃分局《關於咨詢軌道交通九號線項目區間施工拆(臨)遷房屋復建可行性問題的復函》(穗花規函【2011】140號),該幢房屋不適宜復建,建議拆遷用地作為城市街頭公共綠地。
  一男子在電話中自稱劉工,是地鐵九號線花城路站徵地拆遷辦工作人員,特地通知畢暫菊的鋪面屬於徵地拆遷範圍,需要拆遷。——— 業主畢暫菊
  40號之二不用拆遷,而且連這塊地方在哪都不知道,致電劉工同樣說不在紅線範圍不會拆。——— 拆遷辦工作人員
  市地鐵公司提出該幢房屋屬整體結構,無法分離拆遷。考慮該幢房屋整體安全性,根據區政府地鐵會議精神,秀全大道40號樓紅線外房屋(包括畢暫菊的商鋪)一併納入地鐵徵拆範圍。
  ——— 花都區相關部門
  (線索提供:佚名 100元)  (原標題:地鐵九號線徵地異事)
創作者介紹

整合系統傢具

lk43lkfz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